•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物风采

心中的父亲

时间:2018-01-05 23:07:17   作者:程初来   来源:欧联华文网   阅读:3360   评论:1
内容摘要:父亲这个伟大的名字,心存于许多做儿女的心中,是一道很难求岀计算过程的算题,父亲等于父亲,过程却是难懂。“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古名言流传至今,诠释了无数做儿女的心声,许多事都可以等,唯独尽孝却是不能等。每当我回老家看望年迈的父亲,归来时脑海中满满的父亲,心头填充了父亲的情怀;父亲蹣跚步履,送我村口,几多叮咛...

    父亲这个伟大的名字,心存于许多做儿女的心中,是一道很难求岀计算过程的算题,父亲等于父亲,过程却是难懂。“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古名言流传至今,诠释了无数做儿女的心声,许多事都可以等,唯独尽孝却是不能等。

    每当我回老家看望年迈的父亲,归来时脑海中满满的父亲,心头填充了父亲的情怀;父亲蹣跚步履,送我村口,几多叮咛,几多教诲……在父亲面前我还是个孩子,有父亲在我永远那么年轻,无比自豪。父亲微驼背,苍桑脸上,被无情岁月刀,刻下了道道轮纹,七十多岁的父亲,己是生命的黄昏,酸楚的感觉涌上心头。

    父亲呵,父亲,你粗茶淡饭把我们养大,挥洒青春热血,攒下了许多八千八彩礼,娶了儿媳,你老了却不能常帮你洗洗衣服,吃上儿媳可口的饭菜。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女儿穿上婚纱的那天,湿润的眼睛告诉自己,女儿常相伴日子不再从前。儿子志在四方,城市的新房有你风采,却不能长往一间;老家那幢陈旧的老屋,是你安享晚年的归宿;你常坐在老屋门前沉思,心中的千缕万绪,守望儿女们归来相聚的幸福,释放心中久违的孤独与静寂。
    父亲十二岁那年,家父因病离开了人世,从此失去了父爱,成了单亲孩子,你坚毅刚强的母亲终生未改嫁,你兄妹三人,你是大哥,你母亲领着你做帮手,养大了你兄妹三人。在你幼小的年龄段,刚懂父母疼爱,你却肩负帮母亲养家的重任;进了社队渔网厂,织渔网。告别了童年嘻笑,打闹,天真无忧无虑的生活;一切淹没在梦魂中,织网机是你儿时的伙伴,微薄的工资,由你母亲代领,支配全家的生活。无父的你,一条单裤,一件破旧棉祆,就是你上班途中抵御寒冬的冬衣,一碗米汤,一个糠饼是你最美的早餐,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辛勤劳动能改变生活,好日子不会遥远。
    父亲经过十多年努力工作,终于一个好机遇,七十年代分配到供销社,计划经济年代,供销社是垄断生活物资供应的单位,效益好,福利好,人们向往的职业。朴实的你勤恳热情工作,没有忘记自己岀身平寒,母亲家人的寒苦,勤俭节约,难苦朴素。单位休假很少坐客车回家,歩行五十多里的路回家,省下路费,维护自己的小家庭,接济母亲的大家庭;以长哥当父的心态,帮助母亲与弟弟先后成家立业,母亲的开心,弟弟的幸福是你人生最大的快乐。
    在人生的道路上快乐与开心,不会一成不变,七九年铺天盖地的改革开放,只有在你父亲任教的私塾,读了三年私书的你,伴随不了时代的步伐,把你扔入了人生的低谷;单位大承包,同事们小有成果,初见成效,你却原地踏步,一颗奋发向上的心,显得力不从心,在急躁心烦中,刺激了你性格异常,经常自言自语唠叨,不论什么人说了你不中听的与人没完,完全变了一个人;那些年我刚步入社会,无任父亲怎么支持,总是背着空空行蘘回家,导致你性格变异雪上加霜。对我总是冷视,吼骂,叫我没有起色,永不要回家,过年也不例外,没有我这个不中用的儿子。面对父亲的冷酷与指责,岀门在外的我,总是害怕回家;事实摆在面前,没有背景,只有背影的我只有自力自强,才能羸得父亲认可,才是自己人生出路。经过十几年的在外打拼,在异地城市拥有自己的小洋楼,一个温馨的家,然而在父亲眼眸中,这是平淡不过的成就,耳目未见父亲极其开心的笑容,只是换来了父亲见了我不再对我汹巴巴地骂我,有点温存。何日能成父亲的骄傲,还有更长难辛的人生路要走。
    时光冉冉,父亲己经退休多年;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每月有几千元的退休工资,在老家从未闲过,从事棉絮加工,每天五点起床,干到天黑,除了这些还种了菜地,经常托人带疏菜,百里之外的我,杂物间里厚厚一叠装菜的蛇皮袋,寄托父亲对儿女的牵挂。父亲从未向我索要任何钱物,反而总是以各种理由,拿钱物与我,心存惭愧与尴尬;总说老人钱够用就行,你们年轻人用钱地方多。规劝你老人家不要干累活,安心养老,做儿子的驼面子,你退休工资不够用,我们给你补上点,你总是以锻炼身体为由拒绝了,没有辉煌的儿子在父亲心中,永远不那么诚信,还是坚持走自己余生的生活之路。
    离开父亲独立生活在外漂泊多年,心头空空装着伟大的父亲,没有尽孝的心情总是那么沉重,心血来潮,每次提笔写让父亲安享晚年的计划,计划与事实总不相及,转眼间扔进了废纸篓,享敬父亲总在时光中,成絮,随风飘落在茫茫荒野中。最伤痛是这些年,一年中没几个电话打给父亲,每次举起电话,父亲那头总是笑呵呵,问我许多好吗?句句是我的伤痛,拿什么豪言回答父亲,我不想欺骗他老人家,更不想把自己伤痛烙印在父亲的心头,强吞心中的不孝;伤痕心中留。总是害怕眼泪于无声中到来,因为有忏悔。每天衣冠楚楚信步人生的样子,掩饰所有,何日能把心中父亲,整理成序。
    殊不知那年,能携手父亲,父亲自如地步入儿女的春天,淋浴着阳光,父亲见儿女为自己的儿女及事业奔波忙乎,不能顾及,毫无怨言;父亲尽管腰身不再挺拨,还是那份初心,做一个永远的父亲。儿女也只有一句干涩的家常祝福,祝愿心中的父亲健康长寿。(文:程初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