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社会万象

2018,普京和特朗普会和好吗?

时间:2017-12-28 07:31:51   eztv   欧联华文网   阅读:5492   评论:0
内容摘要:转载“地球村9号”微信公众号A.俄罗斯是“阿拉斯加的命”近300年来,俄罗斯一直生活在西方国家的阴影中。这300年间,俄罗斯有扩张,有防卫,与西方国家关系一直不好,并与英国、法国、德国、波兰等均发生过战争。苏联与北约40多年的冷战只是他们300多年双边关系的一段插曲。苏联解体俄罗......

 

转载“地球村9号”微信公众号

A.俄罗斯是“阿拉斯加的命”

近300年来,俄罗斯一直生活在西方国家的阴影中。

这300年间,俄罗斯有扩张,有防卫,与西方国家关系一直不好,并与英国、法国、德国、波兰等均发生过战争。

苏联与北约40多年的冷战只是他们300多年双边关系的一段插曲。苏联解体俄罗斯成立时,俄罗斯曾有不少人欢呼,称这下和西方有了共同价值观,应该被西方接受了。

其实,这幼稚了。西方还想要俄罗斯进一步解体。在苏联解体之后,西方国家仍然对俄国采取压制、包围的战略。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冷战思维。围堵的重要原因,是西方认为俄再次强大的时候,还会对西方形成威胁。总之,西方的目的是要让俄罗斯越来越小。西方对中国的态度也一样,如果中国施行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西方同样不会满足,他们要的是中国变小,再变小。

美国和英国有着密切的历史渊源。美国继承了大英帝国传统,对俄罗斯的“惦记”一直没有停下来。因此,相对于美国,俄罗斯是属“阿拉斯加命”的。就是说,俄罗斯和美国玩,一直在吃亏,不断地损失一个个“阿拉斯加”。

“美国的阿拉斯加”在世界地图上非常显眼:地处亚太和北美的中间,面积170多万平方公里。其实,阿拉斯加曾是俄罗斯的地盘。

1745年后,俄国猎人就在阿留申群岛建立了稳固的狩猎基地,俄国的阿拉斯加殖民史就此发端。

1784年,俄国人在科迪亚克岛建立了第一个永久定居点。俄国于1799年开设美洲公司,对当地居民实行殖民统治。

1854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沙俄被英法联军击败,损失惨重。新登基的亚历山大二世对英法的强大心有余悸,萌生了放弃阿拉斯加的想法

1861年美国爆发南北战争。林肯总统认为以合众国一国之力独木难支,于是向西欧列强的仇人沙皇俄国求助合作。看清哦,是求助合作!

沙皇也想报克里米亚战争一箭之仇,于是派出了舰队远道而来开进纽约港,为联邦政府站台。北方军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机会,并最终赢下了战争。

此时,已经民穷财尽的沙俄财政更加紧缩,因为合作过,出售阿拉斯加领土的买家锁定为美国。

1867年,星条旗第一次在阿拉斯加领土上升起了。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西华德开出了一个令沙皇十分满意的价格:720万美元。随后,西华德却由于做了这么一笔买卖,在美国国内被骂得狗血淋头。但西华德坚信:“若干年以后,我们的子孙会因为买到这块地而从中得到好处。”

后来的故事证明,西华德的预言是对的。

从1897年开始,人们在阿拉斯加又逐渐发现金矿,随后又发现了丰富的石油。俄国人这时候才意识到这笔买卖做得有多不值,大呼上当。

1959年1月3日,阿拉斯加正式成为美国的第49州。冷战时期,阿拉斯加又成了美国的战略武器部署地,导弹直指老东家俄国。

20世纪90年代,华约解散和苏联解体使俄罗斯西部失去了长达2000多公里战略走廊的纵深防御,随着波罗的海和黑海沿岸的一些加盟共和国相继分离出去,俄罗斯历史上长期追求的西方地缘政治屏障和出海口丧失殆尽。

特别是乌克兰的独立,俄罗斯不仅在黑海的主要立足点基本被拔除,还失去了南方的农产品和能源供应基地。

华约解散,苏联解体,重兵器武装乌克兰,这些都是美国领头干的,步步进逼啊!

地球村9号一直认为,俄罗斯有极强的“大国意识”与民族主义意识。

东正教济世意识、对外扩张的思想、“帝国观念”深深植根于俄罗斯民族内心,构成俄罗斯民族文化心理的基础。俄罗斯人对俄国拥有的幅员和实力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然而,当其面临西方特别是美国一次次的压制和围堵时,“阿拉斯加的命”的情绪又油然而生。

曾经,托尔斯泰听到柴科夫斯基《如歌的行板》时感动得泪流满面。他说:我已接触到苦难人民的灵魂的深处。

普京也喜欢《如歌的行板》,但他不愿意向“阿拉斯加的命”屈服。

B . 普京与特朗普都有和好的愿望

曾经,特朗普在当选总统前,在书中表达他对俄罗斯和普京十分敬佩与欣赏。英记者新书《串通》也爆料特朗普1987年首访莫斯科,特朗普认为“克里姆林宫培养了我至少五年”。

纵观过去这一年,坦率地说,普京与特朗普都有和好的愿望。

俄美两位领导人的互动可谓坎坷多舛。先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兴致满满要快速重启美俄关系,尔后G20汉堡峰会期间两人会面并长谈,却因日程之外的“二次密会”而饱受反对派的质疑。接下来“美国实施新一轮制裁”“裁减外交人员风波”“通俄门”持续发酵等一系列拦路虎让“特普会”在越南岘港搞成了“偶遇”寒暄。媒体还给目前美俄领导人之间的互动冠以“邂逅外交”和“第三条道路”的戏称。

其实,从他们两个人多次通电话内容看,两人都非常想走近。

一是20161114日。普京再次祝贺特朗普当选总统,并表示俄罗斯准备好基于平等、相互尊重和互不干涉内政原则与美国新政府建立“伙伴对话”。

普京和特朗普都认为,俄美关系目前发展不令人满意,希望为推动双边关系正常化积极合作,推动双方就最广泛问题进行建设性互动。普京和特朗普约定今后保持电话联系,并考虑进行会面。

二是2017128日。普京和特朗普表示愿积极地相互协调,在具有建设性和平等互利基础上使俄美关系稳定下来并获得发展。他们还商定,将责成俄美相关部门确定两人首次会面的时间和地点,俄美总统将彼此保持经常性联系。

三是201743日。特朗普总统当天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谴责发生在圣彼得堡市地铁的袭击事件,并表示美方愿全力协助俄方对袭击作出回应。

四是201752日。普京当天与特朗普讨论了在叙利亚危机背景下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协作前景。此外双方还讨论了朝鲜半岛安全局势问题。

五是20171121日。特朗普当天与普京通了1个多小时电话,讨论叙利亚危机、反恐、乌克兰和平进程和朝核等问题。

六是20171214日。特朗普感谢了普京在记者会上对美国经济表现的认可。

七是20171218日。普京同特朗普再通电话,感谢美方同俄罗斯分享情报,帮助俄方挫败了一起拟在圣彼得堡制造爆炸的恐怖袭击。通话中,普京请特朗普总统向美国中情局转达他的谢意。

以上反映出双方特别是俄罗斯方面对于改善俄美关系的一种期待。为搞好与美国的关系,普京放下了身段。然而,现实很残酷:目前,美俄双方在不少问题上依然是“针尖对麦芒”。

这里面原因很复杂。地球村9号认为,从当下特朗普的国内政治基础看:

一是“通俄门”调查深入,束缚特朗普外交手脚。“通俄门”未了,一直是特朗普心病。如果特朗普表现出一点“亲俄”倾向,立即会有“通敌”嫌疑。

二是特朗普本人在处理对俄关系上左右摇摆。比如,在乌克兰问题上,特朗普的施压态度比奥巴马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是“美国优先”政策导致美国外交更多服务于内政。当下,特朗普也难有更多精力经营与俄罗斯关系。而刚上任是处理与俄罗斯关系最佳时机,可特朗普已经错过了。

四是反俄的政治激愤比奥巴马时期更甚。包括国会两党乃至共和党内部,对俄强硬派势力都占优。最近美国一提起俄罗斯,美国国内的精英就激愤。

五是美国主流媒体与特朗普的对抗。特朗普上任后一直搞“推特治国”,与美国主流媒体关系很糟。

可以说,现在美俄关系的改善在美国国内缺乏足够的政策动力和社会基础。甚至因为特朗普个人原因,这些障碍使双方出现类似冷战时期的对垒。

地球村9号认为,特朗普与普京目前“都有和好的愿望”,但仅仅是愿望而已。

C.美国和俄罗斯没有和好的基础

目前,美俄关系已经很差了。

12月25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媒体说,俄美之间没有新的“铁幕”。但又强调,美国的仇俄歇斯底里症已具有了偏执狂的性质,它使得俄罗斯和美国无法在对它们重要的方向上推进。这同时也会引发世界新的紧张不安,莫斯科不打算加剧与美国的对抗,但会对侵略性行为作出反应

地球村9号联系近期一系列事件,从拉夫罗夫话里能读出5条信息:

一是美俄关系目前非常糟糕。按说,外交语言是很收缩的,但俄罗斯外长用了“歇斯底里症”“偏执狂”,具有很强攻击性。如果普京过于接近特朗普,将失去大批支持者,从而削弱其执政基础。

二是美俄关系接近历史上最坏时期。虽然俄罗斯外长表面承认“俄美之间没有新的铁幕”,但从后面语境看,他还是认为有了“铁幕”。铁幕一词,出现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当时法国总理克列孟梭宣称,要在布尔什维克主义周围装上“铁幕”。1946年3月5日,英国首相邱吉尔在演说中,用“铁幕”一词攻击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

三是俄罗斯已经有点忍无可忍了。美国用重兵器武装乌克兰等行为,正在触及俄罗斯尊严和底线,俄将其定性为“侵略性行为”。俄罗斯方面之所以突然释放如此强硬信号,可能和刚刚美国在乌克兰做出的举动有关。俄罗斯驻南非大使馆12月26日在推特发文,纪念将拿破仑军队赶出俄国205周年,强调“学习历史,不要命中注定地重蹈覆辙”。晚些时候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和驻加拿大大使馆转发了此推文。

四是美俄两国在叙利亚和乌克兰等热点问题上将持续博弈。俄罗斯国防部12月26日宣布,俄军已开始在叙利亚海军与空军基地设置永久性军力。俄将扩大在叙海港城市塔尔图斯的海军设施。这是俄海军在地中海唯一的军事驻地,俄战舰也获准进入叙领海并停靠各港口。俄罗斯还可以无限期使用赫梅敏空军基地。这份协议期限为49年,可进一步延长。

五是美俄关系从属于国家利益和地缘政治的对撞。前面说了,特朗普对俄政策受到国内多方面牵制。国家利益和地缘政治的对撞,并不是几通电话的热络和一厢情愿地示好所能扭转。从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危机、北约强化军事部署、网络攻击等,都是美俄分歧的关键所在。美俄在一系列关系到各自战略利益的问题上严重对立,让步的余地非常有限。

学者乔良指出,特朗普与普京的接近是性格使然,但这和美国政治相悖。不管普京和特朗普性格如何相近、如何彼此欣赏,俄罗斯和美国的走近可能都不会在他俩任内。“只有在俄罗斯进一步衰落,进一步向西方缴械投降后,美俄关系可能才会真正改善,”

可以说,战斗的民族不会再退步的,再退步,后面就是莫斯科了。还有路吗?

近日,美俄争斗的焦点重新转至乌克兰。

乌克兰还牵动着俄罗斯人的历史和民族情感。正如基辛格所言,“西方必须明白,对俄罗斯来说,乌克兰绝对不是简单的另一个国家。俄罗斯历史的开端是所谓的基辅罗斯公国,那里是俄罗斯宗教的发祥地。乌克兰在数百年的时间里是俄罗斯领土。”

美国已故政治理论家布热津斯基曾说过:“失去乌克兰的俄罗斯将成不起大国”,所以俄在乌克兰问题上是输不起的。

俄罗斯必须用实力回应!

总之,美国和俄罗斯结构性的关系难以改变。2018年,两国关系难以和好。

最后,地球村9号想说的是,请亲们以平静心态看大国关系。

在中美俄这样复杂的三角关系中,三国关系具有互相牵制作用。中国是影响美俄关系的重要一环,对中国而言,适度紧张的美俄关系也不算是坏事。您说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为什么说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